骂人的最高境界的句子(骂人超狠超难听的句子)

在中国文化史上,诗歌在唐朝达到顶峰,词作在宋朝极盛一时。为了推陈出新,不落前人窠臼,文人们和伶官们共同努力,终于在民间小调中找到突破口,催生了大放异彩的元曲。元曲中最耳熟能详的,莫

骂人的最高境界的句子(骂人超狠超难听的句子)

在中国文化史上,诗歌在唐朝达到顶峰,词作在宋朝极盛一时。为了推陈出新,不落前人窠臼,文人们和伶官们共同努力,终于在民间小调中找到突破口,催生了大放异彩的元曲。元曲中最耳熟能详的,莫过于关汉卿的《窦娥冤》,王实甫的《西厢记》,白朴的《墙头马上》等等。

然而,这些大部头的著作,其实曲高和寡,名气虽然大,真正通读乃至精读的人并不多。倒是像马致远所作《天净沙·秋思》这样的小令,才是脍炙人口,使人印象深刻。当然,如果您读下面这首小令,会有别样的感受:

《正宫·醉太平·讥贪小利者》

夺泥燕口,削铁针头,刮金佛面细搜求:无中觅有。

鹌鹑嗉里寻豌豆,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。亏老先生下手!

如果不看标题,仅仅只看内容,读者往往只会觉得有趣,并不会太过深究其中的意思。其实,这是一首讽喻曲,也可以说是元曲中最会骂人的作品。

元朝统一中原后,蒙古人并不善于治理国家。比如说在经济上,主要是印制纸钞为主,贵金属为辅。这本来也没有多大问题,但统治者缺乏相关的宏观金融知识,只看到发行纸钞能赚钱,便疯狂加印,直接导致了货币贬值。

货币贬值,就意味着官员们的财富大大缩水。上层贵族醉生梦死,感受不到,但全国上下大大小小的官员却有着切肤之痛。他们不可能向上抗争,便疯狂向下盘剥百姓。这首小令,说的就是当时的情景,骂的也是那些贪得无厌的官员。

小令的第一句就极尽夸张,“夺泥燕口,削铁针头,刮金佛面细搜求”是三个并列的分句,将官员盘剥百姓手段方法刻画得淋漓尽致。燕子本来就是一只小鸟,燕口能有多大?官员们偏偏还要从燕子口中夺取那微不足道的泥土。针头能有多少铁?官员们也不放过那一丝一毫。佛像本来就是神圣的,官员们却没有任何信仰,胆大妄为敢再佛面上刮取金粉。

这三句话,没有说一个“贪”字,却让我们看到了心狠手辣,无所不用极其的贪官形象。有这样的贪官污吏,百姓的生活怎么能过得好,国家又怎么能太平?更绝的是,作者以四个字总结:无中觅有。这本来是中性词,放在这里形成了辛辣的讽刺。

接下来,作者又采用了相似的三个并列分句。这一次,更为生动形象。“鹌鹑嗉里寻豌豆,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”说的是在鹌鹑的嗉囊寻找已经吞食的豌豆,在细细长长的鹭鸶腿上砍下精肉,甚至连蚊子也不放过,要从它们身上榨出油来。

这三种情况,在现实中当然不会发生,但作者组合起来,却一点也不违和。说实话,这就是骂人的最高境界,这种半文半白的雅骂,远比那些“雁过拔毛”之类文绉绉的成语更接地气。作者形象生动地刻画了那一群贪官污吏,毫无廉耻之心,毫无道德约束,毫无怜悯之情,只顾横征暴敛,造成了人吃人的丑恶。

这首元曲的最后,作者又以别致哀叹结尾:亏老先生下手!他并没有感叹,也没有咒骂,却是一种无可奈何地忧伤陈述自己的感情。因为他也知道,这些没有良心的官员,绝对不会住手。

元曲是一种很特别的体裁,它往往偏向于口语,夹杂着汉民族的文雅与少数民族的豪迈,既风趣诙谐,又暗含哲理。这首元曲小令整出了骂人的新境界,如果不仔细看,不根据当时时代背景分析,还真看不出去骂人这么狠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本文链接:https://yxjyly.com/n/440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